醫療能量吃緊,非必要不要跑急診──家醫科醫師

奕庭在北部某醫院擔任家醫科醫師,看到新聞報導醫護人員壓力爆棚,奕庭的朋友馬上拿起手機傳訊息問他:『聽說醫療人員現在都很忙、很辛苦,要不要我寄點吃的給你和你們同事好嗎?還是你們有缺什麼嗎?』
 
奕庭皺著眉頭深思了許久,回覆道:「最忙的應該是第一線的醫護人員,像是急診、防疫專責病房和防疫專責加護病房。第一線醫護人員其實不缺食物,只是沒時間吃;隔離衣、口罩等醫療物資並不匱乏。真要說缺什麼,應該是缺聽得懂人話、會乖乖配合政府防疫政策的人吧!」
 
『所以說,我們能做的,就是做好防疫措施、端午連假盡可能不回家,減少病毒的傳播,對嗎?』
 
「對啊!不然到時候端午節就不只是北部粽和南部粽的戰爭了,是北部南部大家一起中!還有,現在的醫療資源都必須用在刀口上,除非是緊急、危及生命的檢查跟治療,不然我們都會延後處理,我的不少非急性症狀病人都把手術、檢查延到七、八月之後了。
 
這方面要拜託大眾多配合,有的病人很堅持要在原訂時間進行像是痔瘡手術,也有病人半夜抱著吐了一口奶的寶寶來掛急診,浪費醫療資源也讓寶寶暴露在危險中。我們跟病人解釋現在是非常時期、需要延後,病人還說我們草菅人命!」
 
『那你知道做篩檢是真的需要花很多時間嗎?還是政府蓋牌啊?』
 
「以我們的作業系統來說,光是要幫一個人掛號、打針,就要先key in許多像是血壓、體溫、身分、序號等資訊,其中許多頁面都是不相干的提醒,也要一個一個點掉,整個流程下來至少2分鐘,有多少個民眾注射疫苗,就要重複多少次的步驟,很多時間都花在這種不必要的事情上。
 
我們也很希望有個厲害的工程師,來幫我們建立一套更有效率的系統,但問題是,政府公務員的人事聘用制度有不少限制,我們沒辦法想怎樣就怎樣,需要政府正視醫療系統效率太低的問題,並派人力來改善,才是根本之道。
 
這部分就要看有沒有民眾或立委知情後能幫我們發聲了,不然醫護人員光是篩檢、照顧病人就累翻了,哪有時間再去斜槓工程師,處理這些問題。」
 
『哇塞!沒聽你說的話,我完全不知道醫院裡面還有這樣的問題。那……你建議現在打疫苗嗎?聽很多人說,想要之後等臺灣有效力更高的疫苗再施打耶!』
 
「當然是有什麼疫苗就先打啊!不要說哪牌的效力比較低就不打,你不打的話抵抗力就是0,況且之後有可能年年都得打疫苗,第一針只要有足夠的保護力就差很多了!
 
至於副作用,我們同仁施打後大多都會有發炎反應,但出現嚴重副作用的比例還是非常低的,要確診還是要打疫苗啊,這應該蠻好選的吧?」
 
我們看到的表象和新聞報導都是來自社會體系長期以來的結構問題,在體制沒有改善的情況下,再怎麼怪罪體制內的人都無濟於事,因為他們也是受害者之一。
 
在迫切需要醫療照顧的情況下,大家難免比較心急、情緒也比較緊繃,我們現在或許會需要多花一些時間等待才能獲取醫院的照顧和治療,但這並不是因為醫療人員偷懶、懈怠,而是他們已經忙得團團轉了,卻還是難以提升醫療效率。
 
我們現在可能沒有辦法馬上改變體制內的問題,不過我們可以持續關注醫護人員所面臨的困境。我們知道疫情影響了很多人,希望在這個時刻,大家可以透過多一層瞭解,長出多一點體諒。
 

1.圖片來源:Wikimedia commons、端傳媒。圖片僅為示意圖,非故事角色本人。
2.參考資料:https://pse.is/3fc8ze。角色原型改編自此篇文章。

孩子學習路途上的絆腳石,是病毒?還是家長?──補習班老師

之前我們分享了佳恩老師以及艾琳老師在疫情期間遇到的難處,補習班老師Leo也遇到了類似的問題。
 
轉成線上教學後,學生的專注力下降許多,用原本的教材內容講課,學生常常心不在焉,甚至直接在課堂中說:『老師你上課好無聊喔!我要去看滴妹和蔡桃貴的影片了!』,說完後馬上退出線上教室。
 
為了留住學生的心,Leo大幅改寫了原本的教材,蒐集了更豐富的補充知識、加入更多有趣的故事,也自己利用下班後的時間去學習製作特效、排版等剪輯技巧,才終於讓學生比較願意上課。
 
這些額外花費的時間照理說是要算在加班時數內,但依照補習班的生態,跟主管申請加班費,主管只會怪你沒本事、留不住學生,才搞得自己需要多花時間備課,不該用這種理由來討加班費。
 
既得不到報酬,甚至還會遭到主管的羞辱,這些苦,Leo只好往自己的肚子里吞。
 
才剛解決學生無心上課的問題,Leo這幾天又接到了家長的奪命連環call,許多家長對於線上授課的方式很不能諒解。
 
『老師啊!我付錢給你,是要讓你幫我顧小孩的,現在小孩都要在家上課,我要把他帶去給阿公阿嬤顧都沒辦法!你可不可以把課程錄成有聲書或是影片,讓他可以隨時看?』
 
(可是上課還是需要隨時和學生互動,看學生有沒有聽懂啊!直接給他們影片他們最好是會看,他們只會直接跑去看其他youtuber的影片好嗎?)
 
『老師,小孩假日還要我們在家盯著做你給的功課,這樣我怎麼去跟姊妹聚會?』
 
(如果不出作業,我怎麼知道你家小孩的問題出在哪?小孩考不好又要怪我?假日還要跟姊妹聚會?就說非必要不要出門群聚了,到底哪裡聽不懂?妳也要跟小孩一起上課才對!!!)
 
『我真的受不了了!你們太誇張!讓我們多花時間在家顧小孩,學費還沒有減免,到底懂不懂家長的辛苦啊!』
 
(………..)
 
有很多次,Leo都想吼回去,但是他沒有和家長起衝突的本錢。他只能用力地把手機摔到床上,這是他所能做的最大的抵抗了。(摔到地上還要花自己的錢再買一支手機,現在不是欉康自己的時候。)
 
有很多次,他想過要不要辭職,但疫情不知道還會持續多久,現在能在家上班、每個月還能拿一些錢回家,或許已經算是幸運了吧。
 
眼看又快到了今天的上課時間。Leo喝了一口水、深吸了一口氣,坐回電腦前,用盡最後的一絲力氣,擠出嘴角的笑容,準備開始下一次的直播。
 
圖片來源:Yahoo新聞。圖片僅為示意圖,非故事角色本人。

當個共體時艱的好老師──私立學校老師

 
停課之後,艾琳學校的上課方式改為老師錄製教學影片讓學生在家自學,但還是有幾位沒辦法在家學習的學生(像是家長都要上班沒空顧小孩、家中沒電腦等)到校上學。
 
學校以輪流的方式安排一天三位老師到校照顧學生,其餘的老師就在家裡工作(製作影片、打電話關心學生狀況等)。
 
上禮拜三艾琳到校上班時,園長拿了一份文件走了過來。
 
『艾琳老師,這份請假單麻煩妳簽名後交上來。』
 
艾琳看了看假單,上面的請假日期已經填好,整整三個禮拜,請假事由也已經打上了『事假』,艾琳困惑地看著園長,不大明白這是什麼意思。
 
『現在你們幾乎都不用到學校工作,疫情期間學校也需要開源節流,就麻煩老師配合,當作是給自己在家休息、充電一下吧。』
 
「可是園長,我們放假的話,教學影片跟關心學生的工作,誰要處理呢?」
 
『當然還是要繼續阿,我相信我們幼稚園的老師都很厲害!一天花個幾分鐘,做完就可以休息了。對了,再麻煩老師打電話給家長,跟他們說我們疫情期間還是有托育服務,歡迎把小朋友送過來喔!』
 
「不是,園長,我們製作影片和打電話給家長都很花時間,請事假的話……」
 
『嗯?什麼?唉….疫情期間我們要共 體 時 艱!影片的部分相信以艾琳老師的能力,輕輕鬆鬆就做完了,對吧!中午前記得把簽名後的請假單交到我辦公室,就這樣囉。』
 
「請事假的話,等於是無償工作,我……」來不及說完的話,也跟著園長的腳步聲一起走遠。
 
明明學校沒有退學雜費給學生,也有申請紓困補助,為什麼還要扣老師的薪水?光是想腳本、旁白、拍攝影片、剪輯之後再上傳、還要打電話關心學生,就要花一整天的時間,明明還是要工作,卻逼我們請假?
 
一個個問題不斷在艾琳心中浮現,但她也知道,這些問題,並不會有解答。
 
今天,仍在『休假』中的艾琳還是到校上班了,因為學校不補貼電話費,老師們不想讓家長知道自己的私人手機,只好還是到學校工作,也因為冷氣費很貴,所有老師都安排在同一間辦公室辦公。
 
『叮!』老師們的Line此起彼落地響起了訊息通知。
 
『沒意外的話,七月底的畢業典禮還是會照常舉行,老師們有空的時候可以順便想一下表演的內容。』
 
畢業典禮?幾百個人一起大群聚?說好的共體時艱呢?我們體諒了校方的困難,誰來體諒老師?我們自己也有小孩,也有自己的家要養。可不可以,不要忘記我們?
 
1.圖片來源:台北市某私立幼兒園。圖片僅為示意圖,非角色本人。

學校是學生的避風港,停課之後卻有人不知道該躲去哪──公立學校老師

自三級警戒、全國停課以來,老師的工作首當其衝。隨著各個學校、補習班紛紛改為線上遠距教學,問題一波還未平息、一波又來侵襲。
 
佳恩是公立國中的國文老師,最近在家上班的時間比在平常在學校上課還久。雖然出版社有提供現成的電子教材,但還是花了一些時間才熟悉Google classroom、Meet等平台的使用介面。
 
學校也會請老師將上課內容製作成教學影片放到網路上,所以佳恩也得學習影片剪輯的技巧。如果之後不想當老師,好像多了可以當直播主這條路!?
 
不用到學校管秩序、不用一直叫那些把口罩戴到下巴的小孩把口罩戴好,在家上班其實蠻不錯的。不過,每天正式上課之前,要先解決學生們網路不穩、進不去直播間、聲音出不來等疑難雜症,國文老師現在還要同時斜槓當資訊老師……
 
上課的時候,許多學生不願意開鏡頭,或是即便開了,還是可以明顯看到學生的眼神並不聚焦在螢幕上,一看就知道在玩抖音或開其他頁面玩遊戲,老師也當過學生,這時候只要隨機抽考就知道誰沒在狀況內了。用Google表單進行小考,學生可能會自主把考試改成Open Book。
 
或許線上授課的方式比較適合自主學習力高的學生,學習意願低落的同學不太願意吸收上課的內容,這樣的情況導致學生程度的差距越來越大,但學習畢竟是自己的事情,只能看個人造化,佳恩更擔心的是其他問題。
 
班上有一位同學住在偏遠的山區,學生家裡是弱勢家庭,家人有酗酒、家暴的問題。停課之後,就再也聯繫不上那位同學了。在學校的時候,學生還有大半天可以躲在學校,停課之後,學生除了要躲病毒、還要躲家人…….疫情期間也不方便去家訪,老師,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。

市場的菜販是我最常見面的家人──傳統市場的客人

張奶奶是阿珠的熟客之一,子女都在外縣市工作,疫情前每天都會到家附近的傳統市場,就算不買菜,也會找阿珠跟其他市場攤販、店家寒暄幾句。
 
只見張奶奶一跛一跛走來,阿珠緊張地問道:『張奶奶,妳的腳怎麼了?一個多禮拜沒見到妳,發生什麼事了嗎?』
 
張奶奶笑了笑說:『唉呀沒事啦!阿就最近病毒很可怕,我女兒說市場很危險,要我別再來了,改成去超市人比較少,但現在進去超市都要簽名、看證件,我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,進不去咩!
 
我女兒就說要幫我從網路上訂蔬菜、水果,可是送貨的只送到一樓,我提到三樓,自己不小心扭到腳啦!休息幾天,菜吃完了才再出來買菜,不然我一個人在家也悶得慌!』
 
張奶奶隨手拿了阿珠架上的一把青菜,說道:『還是這裡的菜新鮮,好吃又便宜!唉,妳說,如果之後市場也要簽名或掃一個東西才能進來,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勒!』
 
阿珠心疼地看著張奶奶,說:『不然妳要買菜的時候打電話給我,我再看有沒有辦法把菜送上去妳家!』
 
張奶奶感激地說:『我自己一個人,菜吃慢一點、少出來幾次就好了!我這腳也是要走一走,不然哪天走不動了也麻煩!時間不早了,我也不要在市場待太久,我老人家走得慢,走回家還要一些時間,這些菜幫我錢算一算吧!』
 
阿珠替張奶奶結完帳,隨手抓了一把蔥送給張奶奶,說道:『來啦!知道妳喜歡吃蔥蛋,我多送妳一些蔥,自己在家要好好照顧身體,有什麼需要再打電話給我!』
 
對子女不常回家的張奶奶而言,這些市場的好朋友們是她生活的重心,也是唯一天天都和她說上幾句話的人。
 
大多數年輕人想和親朋好友連絡,只要打開手機,就能立刻用Line、Facebook或Instagram和想念的人見上一面。
 
不過,在這個社會上,還是有很多像張奶奶一樣,不會使用手機、甚至是不會寫自己名字的人。
 
疫情讓我們了解到這是一個不能只關心自己、一切都是環環相扣的時代。
 
1.圖片來源:數位島嶼。圖片僅為示意圖,非市場現況亦非角色本人。

不能遺棄不會用網路買菜的客人──傳統市場的攤販與果菜批發商

 
身為台北某傳統市場的菜販,阿珠每天清晨都會到臺北農產運銷公司(北農)採購當日需要販售的蔬菜,但疫情期間因為營業額下降,已經改為2-3天才去一次。(畢竟攤位是按日收費的,生意都不好了就沒必要天天去)
 
今天凌晨四點,外頭的雨聲正大,阿珠從家裡騎機車出發,在我們大多數人都還在夢鄉的時候,她和她那濕了又乾、乾了又濕的口罩,一起抵達了北農。到達後,阿珠一如往常地走到批發商王大哥的攤位和他購買芋頭。
 
王大哥看到滿臉倦容的阿珠後,說:『生意難做吼!我看現在有些賣菜的,會直接在網路上賣餒!妳要不要也試試看,把攤位的租金省起來?』
 
阿珠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『唉,難啦!我那些熟客年紀大,哪可能會用網路!而且吼…』
 
『咳咳!』阿珠話還沒說完,就聽見斜後方抽菸的搬運工咳嗽的聲音。
 
『王大哥,現在市場都規定要實名制跟戴口罩了,這種的就去給他檢舉啊!難道你不怕嗎?』
 
王大哥搖搖頭,說:『那是他們的習慣,檢舉也沒用啦。我怎麼不怕?但怕還是得來啊,家裡還有老小要顧,而且如果我們批發商不賣,搬運工、農民沒收入,全臺灣的市場和餐廳也不用營業了(餐廳業者和市場菜販都會到這裡買菜)。人家搬運工是算日薪的,搬一件賺十塊,也是辛苦。』
 
『也是啦…』
 
『我們就只能自己多注意啦,像是我從凌晨兩點來,一直到早上九點都盡量不去公共廁所,跟人家借推車的時候也會先噴酒精,因為每個店家防疫標準不同,有些就覺得借出前不用先消毒也沒差。是說吼,市場消息傳很快啦,誰確診大家一下就知道了,那個人之後也就不會來了。』王大哥接著說。
 
『唉,疫情期間大家都很無奈…王大哥你也是很不容易,已經不吃不喝好幾個小時了吧,晚點下班好好休息一下吧。要多保重喔,端午節的時候再來找你買芋頭~』
 
和王大哥告別後的阿珠將蔬菜載回市場,擺放完畢準備營業時,卻看到許久不見的熟客張奶奶一跛一跛地走過來……(未完待續)
 
1.圖片來源:天下雜誌、上下游。圖片僅為示意圖,非市場現況亦非角色本人。